高冷的药丸

目测是春梦……大概是我太浪的原因

【楚留香】君临臣下5

(预计往虐。。发展,开坑请注意,溜啦)


要一走了之了吗?也罢,人生路还长…刚哄玩君慕辞睡觉的墨臣坐在床沿边想了很久,毕竟君暮辞之前的相好回来了,自己应该做出让步,要不然……不行不行,他还是个孩子,即使——他给人的感觉不再是个孩子。

旦日清晨,君暮辞再没看见那熟悉的身影,只寻到一封信:吾去矣,勿念。君慕辞感到有些恍惚,不久便平静下来,情缘不重要了,那什么才算重要?这个问题留在君慕辞心中,一晃就是八年。


中秋节

“老板,这个河灯怎么卖?”

“十个铜板,你买不了上当…”

“能不能再便宜点?

“还要便宜点儿?要不拿你的那把木剑换换”

“好你个奸商!居然打我老婆的主意!”

“???”

正当墨臣与商人吵得不可开交时,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响起

“阿臣哥哥…”

“这位武当道长,还钱的事情咱先放放好吗?等等你叫我……嗳?”没等墨臣反应便被面前的武当拉扯着逐渐远离人群。

“道长您要不先放开?”

“放开?好让阿臣哥哥你再次离开吗”

君暮辞?他怎么长这么高了?不对,这不是重点。

“是小,小辞啊,最近和你那相好过得怎么样啊?有话好好说,先放手行不行啊?难道还想玩孩子气吗?哥哥我可没那心情…”

“你当年离开就不是玩孩子气了?还是说你早就想好了?”

“我明明…对,我早就想清楚了,原来我对你这种小破孩只是一时兴起罢了,谁会想和你过家家,真是……”

没等墨臣说完,就被一股气流击飞摔在地上,五脏六腑感觉像是搅在一起,看样子没颗续命丸是活不成了。抬眼间,看见的是君暮辞可怕,不,是如同坠入深渊般的眼神。


【楚留香 华武 武华】君临臣下4

墨臣最近可有的忙了,又是跑商又是在百业里卖身(划掉)卖艺;几个月不回华山的他最近天天往师姐师兄那里跑,刚帮师姐磨完剑,又给师兄吹笛子.....忙来忙去的,同门师兄弟撞见了都露出一副欣慰的表情:咱华山的光辉未来指日可待。其实墨尘的目的很贴切生活——为了赚钱买房

自己可是要成家的男人,没有豪宅怎么包养小道长?没有一个像样的家难不成在外做.....(以下内容过于真实,已自动和谐)总之,地契房子什么的都买好了,很好,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些,墨尘观赏着90000铜板买的房子,笑的像个孩子...

君暮辞小道长倒是不愁吃不愁穿,天天快乐似神仙,生活油光滑嫩....钱不是问题,问题是这么多钱怎么花好玩?对了,阿臣哥哥还没还钱呢!听买鸡的阿姨说最近有个华山小伙,年轻又能干,刚成年都能赚钱买房了,又想想近些天阿臣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,难不成...君暮辞可不想他的阿臣哥哥天天在外受苦受累,于是飞鸽一书邀请墨臣来自己家放松放松。

不到半小时,墨臣连人带礼(书)来到了君暮辞的....豪宅!22.5万古朴,温泉,小花园...鸡舍有三,连床都有三个(还有一个在鸡舍里).........墨臣开始陷入深思

“阿臣哥哥,温泉泡着舒服吗”“嗯。”

“这床睡着舒服吗?”“嗯。”

“以后你不听话了就赶你去睡鸡舍好吗、”“嗯。”

“那,那到时候我娶你进武当好吗,这屋里的都是你的了哦~”

“嗯...哎不是,要娶也是我娶你”墨臣心头一紧,差点被这孩子套进去了“不过这里确实安逸...做个上门女婿也行”

君暮辞望着墨臣两眼放光的样子,单纯(坏得很)的笑笑“武当对聘礼的要求可是很高的”“没关系·,我会努力奋斗的”

哼哼~一脸求包养的神情阿臣哥哥还是在床上努力奋斗吧....君暮辞纯良的微笑让墨辰不寒而栗,“你家屋顶是不是没装好啊,感觉像透风一样,不会是豆腐渣工程吧.......”

【楚留香,华武 武华】

君临臣下3

(至于我为什么不开车…因为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啊,就算你有钱,有钱……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)

君暮辞小道长最近可忙了,又是学舞又是修炼的,至于他为什么学舞,才不是是为了吸引某华山莽夫…嗳,真香。

那天江南天气很好,君慕辞主动约墨臣到桃花林,墨臣也没多想就去了,然后就看着君暮辞跳了很久很久……等到君暮辞一屁股坐地上,‘这小祖宗终于消停了’墨臣蹲下看着眼前累坏的小正太,肉肉软软的小脸泛红,琥珀色的眼瞳倒映着自己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墨臣感觉时间仿佛静止,面前的君慕辞显得格外可爱伶俐,童稚的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…与平常的言行倒显有些格格不入?(误)这难道是心动的感觉…

看着墨臣蹲下来一直盯着自己,君暮辞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些,墨臣的手在自己眼前一挥,变戏法般的变出10朵芙蓉花

“你…”

“看你跳的还可以,既然是专程跳给我看的,哥哥我就送些东西作为演出费好了…”

这是墨臣第一次揉君暮辞的头,也是第一次感到一丝情窦初开,动作轻揉的将君慕辞抱起架在脖子上,向君慕辞手指的方向走着

“即使华山欠武当钱,论年龄你还是要叫我一声‘哥哥’的,看在你小我8岁的份上,哥哥我就不计前嫌啦…”

“哦…”

“你的那些师兄们啊,天天就知道催债,烦死了,你长大可别学他们!”

“哦…”

“对了,等你长大了一定也会是个美男子,当然也没哥哥我帅,虽然舞跳的不错但也别学你二师兄蔡花魁,跑点香阁卖艺哟。”

“哦…那你会一直陪我到我长大吗?”

“当然!你现在还小,等你长大了还有好多新鲜玩意儿等着你呢”

“哦…那我不要长大了”

“啥?”

“没什么…看!湖边有水牛”

“水牛有什么好看的…”

只要你愿意,我便一直陪着你。

【楚留香 武华 华武】君临臣下2

原来又是个要债的…墨臣现在已不想与武当有半点瓜葛,不过思来想去在教唆未成年人喝酒的这点,总觉得亏欠了些,“小道长,话是这么说,但我是真的没钱…”

“没钱啊…肉偿?”

这,这是一个小正太该说的话吗?墨臣诧异又不失惊讶的看着君慕辞,君慕辞小道长倒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。

“师,师兄们都是这么说的…”

君慕辞埋着头,似乎也认为自己说错了什么露出一副快哭的表情“别听你的那些师兄们瞎掰胡扯…别哭啊,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”刚说完,那小道长更像要哭了,这下墨臣可算是乱了阵脚:凉了凉了,要是被武当的看见了以为我在欺负他们的小师弟,啊…江湖多风波,风师兄怎么没告诉我?

“小道长别哭了好吗?喜欢举高高吗?哥哥的肩让你骑哟~”君慕辞刚仰起头,就被墨臣一把抱起扶在肩上,这种哄小孩的套路墨臣早在监狱见识过了,只是没想到会如此的顺利,君慕辞到是真的不哭也不闹了。

“小道长想去哪儿玩啊?”

“只要跟着你,逛遍天涯海角我都愿意的“???”

这,这是一个八九岁小正太该说的吗?等等,我还没做出反应,你怎么就先脸红了?各种疑惑堵满墨臣心头,我也还是个17(假的假的)岁的未成年人

“小道长,你…开心就好”

漫步整个江南的感觉,真(甘)实(瀮)的(娘)爽

往后十天,墨臣每天都会给君慕辞送一本书,内容涵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儿童读物。淦,趁他还小一定要管教好,不然长大还得了!墨臣这样想着,而君慕辞却是在送来的书堆里安详的…睡着了

“等我长大…一定要…ZZZ”


【楚留香 武华 华武】君临臣下1

【沙雕华山,傲娇小武当,目前分不清攻受…当然三年起步这点我还是比较怂】

好不容易与邱道长建立的好感就在一夜之间清零,伤心失意充斥着墨臣,眉眼间透露着一丝杀意,难以置信,他居然在短短半个时辰,就将华山脚下的小虾米屠了个遍。此时的墨臣杀红了眼,正当他将目标转向金陵时,最后残存的理智让墨臣认为这样下去不妥,于是请求一小道长帮忙阻止这一切,(别看他个小,修为完全碾压自己)“来吧!”还没等墨臣反应,眼前突然一黑便不省人事…

系统:义士君慕辞将罪恶满盈的墨臣送入监狱,目睹一切的金陵百姓拍手叫好:想不到华山弟子居然是这样的人…

待墨臣再次清醒,还是这熟悉的环境,还是那位狱卒,周围满是开红人士,自己倒显得格格不入,“造孽啊…”

系统:君慕辞请求添加好友

有趣,这武当小道长还想要债不成?墨臣这样想着。

君慕辞:内个,我喝酒被师尊看见了,现在要罚我钱,总共是………你,你得负责

墨臣:???

墨臣心底泛起一丝凉意,这武当怎么竟是些人才?!

狼人杀同人

周更(大概...),脑洞新产物,有甜有虐,cp不限,稳——评论谈意见


【守卫x女巫,BE】


作为镇上的守卫,他不仅要守护平民提防狼人的同时,而且还要时刻对女巫保持警惕。谁知道她是否会下毒害人呢?守卫常常这样想着,或许是在目睹女巫的能力之后才有所忌惮,又或许是心之所向...自己的能力固然不能与女巫毒药的危害性相提并论,但至少能保护人们平安度过夜晚——只要女巫不插手的话


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们的关系日渐恶劣。大概是能力冲突的原因,都想的是救人,总是会巧合般的同时认定,又事与愿违;或者都是撒手不管,使狼人有机可乘


终于反目,一意孤行,互相质疑...

直到他/她失去了一切

他似乎没有什么可守护或信仰了

她貌似没有能力去保护或攻击了


直到最后一次相见,在亲眼目睹无辜者死亡,在有人激动的指控她后,守卫愤怒地将利刃指向女巫,女巫无奈地将毒药对准守卫

“都是因为你,我本来可以一直守护他们!是你的毒药,害死了他们!你这恶毒之人!”

“不是我,不是!我只想救他们,我没有做过任何坏事!”


当他值得拼上生命去守护的东西消失殆尽时,他理所应当的开始攻击她。而对于她,委屈和无助产生的共鸣爆发出的愤怒,也开始反击起来


两败俱伤,守卫从地上颤颤巍巍地爬起,扑向跪着的女巫时,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,撞向了女巫刚捡起的利刃...一切都结束了,他倒在她的怀里,虚弱的喘息着,却感到意外的放松,原来一直为了别人的安危而奔波,却忘了自己也是在活


恩怨似乎在那瞬间不复存在,她为他而哭泣着“对不起对不起...我从来没想过伤害你,伤害任何人,从一开始我就不受人待见,我没想......”“我知道..你其实不坏的,咳咳,可你真的很‘恶毒’,从一开始就给我下了名为‘爱’的毒药”“为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”她已是涕不成声


“大概,这就是天命吧,咳咳...你放心,以后的夜晚,都不会有危险向你前进一步,我在你身上使用了‘守护’,你,安全了。”直到最后他才发现,自己穷奇一生去守护的,原来就在自己身边,只是为时已晚


她将他紧紧抱在怀里,抚摸着他逐渐失温的脸庞,第一次离他如此之近,可曾想会是这样的局面?她拿起毒药瓶,轻轻抵至唇边,没有你的世界守护还有什么意义?在笑颜中一饮而尽。


幸存的人们发现他们时已是黄昏,或叹息,或悲哀,或不解...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到,他们嘴角残留的微笑,释怀而满足的微笑。


如果我不能竭尽全力守护/保全你

至少让我在生命最后/尽头陪伴你


关于RHG解析(不是介绍)

给大家推荐一个B站UP主——单单

他的很多『火柴人解析』作品都特别interesting


此人与shenX作者关系似乎不一般...(朋友关系想什么呢),解析水平嘛......还是可以(真的不水)


呵,有趣的灵魂


就是死,死在外面,也不用绘图软件作画!